關於部落格
只想做屬於自己的一片葉子...
  • 1665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2

    追蹤人氣

回家

  「啪答!」夜晚的第一燈由我打開,有點亮光的慰問似乎回應著沒說出口的「我回來了。」沒有笑臉,沒有歡迎,它只是默默的照明、默默的等待。甚至不會回應我有些失望的臉龐。一切如往。
 
  冬日加快了夜的來臨,不知不覺中,以往迎接我的落日餘暉不再灑進窗櫺,取而代之的是一房黑幕。腳步更加地緩慢,慢的是我不願一人的心。
 
  習慣了一切,習慣了不說「我回來了」。
 
  期待的驚喜不是巧遇了誰,而是回家進門望見家裡有人,更想念以前回家總會有誰一路相伴。最後的一年,卻鮮少有機會再一同回家,一年後,各自分飛,又有何日何時共進一屋?想飛的心,卻為那一路相隨的笑聲,變得有些踟躕。
 
  嚥下簡略的晚餐,在殘羹將盡的時刻,她總是在此時帶著她一身心情回家,也許自己進門,也許要我替她開門,不論哪種,家裡總算是有了人聲。我會放棄安靜,跟她一起東扯西談、論北聊南。此時起,家裡會不再無聲,直到夜半。
 
  這陣子我常想,若隻身到了外地,只要在家就不再是喧鬧,一個人的世界是美好自由,同時也是孤單寂寥,怎麼選,都不會盡如人意。而她,是唯一的渴望、羈絆。不敢想像,將在以後失去一起生活的聲音,失去那股精神上的力量後,我會如何感到空虛呢?
 
  以為從小就習慣了獨自回到黑漆漆的屋子,總以為不習慣家中那盞光明。卻在兩年的相處裡,戀上一同到家後,進門前那聲互鬧嘻笑的「我回來了」,沒人等待我們,我們就一起返家,一直如此。直到幾個月前,由我開燈,開始等待晚我一小時的她。
 
  幾個月後,我將一個人說給一個人聽,那是自己。
 
  習慣不會是根深柢固,不習慣卻是偶爾必然。也許會開始期待她的來電,也許是意外地一聲電鈴。鑰匙的轉動聲仍舊留給自己。
 
  踏著默默的腳步,數不清的日子裡,歸途是每天必經的路,卻不一定是同一條路。
 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